庞氏骗子还是创业先锋?“猝死”的先锋张振新留下几大疑团
2019-10-08 08:15:13
  • 0
  • 0
  • 1

注:本文发出后,有投资人发来消息,称有在英国的投资人亲自去张振新抢救的医院询问,医院称9月18日和19日并没有叫zhang zhenxin的人去医院治疗,仅有电话预约过,但人没现身。先锋一事越来越扑朔迷离,继续关注。此消息仅供参考。

先锋金融的张振新猝死了,年仅48岁,死在了英国,据说是多脏器衰竭、酒精依赖、急性胰腺炎。

这是今年十一期间互金行业最大的地震,其后续影响目前看很难判断。

长期以来,48岁的张振新一直是金融圈一个神秘的存在,他很少在公开场合露面,且常年呆在香港(有自媒体称张呆在香港的原因是哮喘,呵呵)。

作为先锋集团的实际控制人和主要责任人,张振新的猝死无疑大大减轻了先锋集团现有管理团队的压力。本来,中国人讲究的是“人死为大”、“人死债清”。从公司经营层面上,张振新的死虽不能免除偿还天量债务的义务,但至少从法律层面上,先锋旗下网信控股被立案的可能性大大降低了。最大的可能是,现有管理团队承担起处理张振新名下资产、按比例偿还投资人债务的工作。可以说,张振新的死,让所有利益攸关方都松了一口气。

但是,张振新的猝死依然有许多疑惑待解。

第一:死亡真假之谜

这个质疑对于普通死者来说或许不太尊重,但事关数十万投资人数百亿血汗钱,无论是投资人还是媒体,都可以发出合理的质疑。先锋集团也应给出足够公开的信息,证明此事。但目前,先锋集团提供的寥寥数语,尚不足以证明此事的真实性。

根据先锋控股的公告,张振新因多脏器衰竭、酒精依赖、急性胰腺炎经抢救无效,于伦敦时间2019年9月18日在英国伦敦切尔西和威斯敏斯特医院去世。

这起猝死事件最大的疑团是无第三者见证。虽然先锋集团披露在事发18天后称,9月26日,张振新的家人及公司陪同人员在伦敦取得了由切尔西和威斯敏斯特医院及其指定法医机构出具的死因报告,并据此由切尔西和肯辛顿区政府出具正式的死亡证明。

但是,先锋集团未向投资人披露张振新的死因报告以及死亡证明。

考虑到张振新是先锋集团的掌舵人,其死亡又是非正常死亡,如果没有权威医学机构或中英司法机构介入,确认尸体及DNA检验证据,很难仅凭一纸声明断定死亡者是张振新本人。

其次,从先锋披露死因及媒体报道看,张振新酗酒严重,靠吸烟和饮酒缓解压力,帮助睡眠。著名自媒体人“兽爷”撰文称,张振新有多年哮喘,靠酒精入眠。但有基本医学常识的人都知道,哮喘是不能抽烟,更不能喝酒的。作为一家巅峰时拥有2万多员工的巨无霸公司的负责人,张振新会连基本的建康自律都没有?

也有熟悉张振新的人在网上指出,张本人是不喝酒的。一个不喝酒的人,为何会突然成了“酒精依赖”(alcohol dependence)患者?

“酒精依赖”在医学和精神学上的定义是非常严格的,一般指在一个较长时期内(至少1年以上)个体物理上或心理上严重依赖于酒精,而且患者不能控制自己的饮酒行为,为了饮酒不惜放弃或减少社交,职业和娱乐等活动。

从事后部分媒体从先锋集团内部人士处拿到的诸多细节看,张振新似乎是没办法天天酗酒的。凤凰新闻的报道引述张振新身边工作人员的话说,张“每天6点起床,12点休息,亲自指挥各项工作,事无巨细。最后的两个多月,他每天都排满了见面,他接洽了国有商业银行、央企、国企、资产管理公司、投行机构,甚至有国家主权基金等。他每天也会打大量电话,寻找可能给与帮助的各种机会。”

凤凰网财经引述先锋集团CEO张利群的话称,“张利群回顾两个月前在香港和张振新的见面,“我们谈了整整一个晚上,到早晨7点我离开香港去深圳,他说他8点还约了其他会谈。”

另一名工作人员则回忆称,“最后几个月里,张振新日渐消瘦,体重急剧下降。工作人员多次给他订的盒饭,回头发现他一口未动,有几次他表示胃痛吃不下。他一直咳嗽、失眠,靠抽烟和饮酒缓解压力和帮助睡眠。”

一边是酒鬼,一边是劳模,到底哪个才是真的?或者说,先锋集团到底要给外界塑造一个怎样的前最高领导张振新?

截取自凤凰网财经报道

连一贯犀利的兽爷这次也心疼起“时代先锋”张振新了。兽爷在10月5号连夜火速发表的文章里说,“张振新为了保持信誉,一直要求刚性兑付。这将先锋拖入越来越深的泥潭中。他自己的健康也逐渐被消磨掉了。”

摘自兽爷《消失的时代先锋》

讲真,能把涉嫌非法集资的老板写的如此清新脱俗的,大概也只有兽爷了。真诚建议,兽爷还是回去写房地产吧,互金圈或许有劳模,但肯定不是张振新先生。

另外一个疑点是,抢救张振新的医院是伦敦切尔西和威斯敏斯特医院(Chelsea and Westminster Hospital),这家医院和张振新关系非常密切。

公开资料显示,切尔西和威斯敏斯特医院历史悠久,最早可以追溯到100多年前,其于1993年重建,很多英国名人曾在此产子。切尔西和威斯敏斯特医院和伦敦帝国理工学院(Imperial College London)关系紧密,医院的很多医生在帝国理工学院从事研究和教学工作。

帝国理工学院成立于1907年,与剑桥大学、牛津大学、伦敦政治经济学院、伦敦大学学院并称为“G5超级精英大学”,其研究水平被公认居英国大学前三名,以工程、医科专业、商学而著名。

互金商业评论独家获悉,张振新曾在2015年-2016年度向帝国理工大学捐款,金额介于100万-499万英镑(约合900万元-4400万元人民币)。此外,张振新掌控的先锋集团还曾以公司名义向帝国理工学院捐助了至少300万英镑用于科学研究。

截图自英国帝国理工学院文件

张振新向帝国理工学院巨资捐助的目的是什么,外界并不清楚。不过,中国富人圈子近几年一个流行的做法是,向欧美知名大学捐款,换取子女优先入学。而据媒体此前报道,张振新的妻子和孩子都生活在英国,因此,张振新此举或是为子女未来读大学铺路。

第二:700亿资金流向哪里?

先锋到底圈了多少钱?这些钱都去哪里了?在张振新生前身后,这些数字都是一个谜。

据国际第三方机构评估,张振新控制的资产(负债)大约是137亿美元(约合800亿元人民币),这和此前媒体报道的数据基本一致。

据21世纪经济报道此前披露,其拿到的一份材料显示,截至2019年6月末,先锋系借贷余额约700亿元。主要包括三部分:

一是网信平台,主要是金交所产品,借贷余额约450亿元;

二是网信普惠等P2P平台,借贷余额约60亿元;

三是先锋系私募基金,约200亿元。

这样算下来,整个先锋系的债务约700亿元人民币,这一体量已经超过了当初的“e租宝”(未兑付金额380亿元),“e租宝”被查后的剩余资产约150亿元,占未兑付金额的40%。而先锋金融张利群对外披露的信息是,先锋集团已梳理了超过200亿的资产清单以及各金融牌照,按照这个计算,剩余资产仅占待还金额的28%,比“e租宝”还少。

上述资金来源里,最大的是个人投资者,包括P2P和线下私募部分,总计约十几万投资人。这些投资人里,除了外部投资人外,也有先锋集团的大量内部员工,据说,今年初网信控股赴美借壳上市时,曾对此前参与C轮融资的内部员工许诺,不上市则给予年化10%的收益。

其次为华融,据网易清流报道,先锋与华融交集甚多。2016年6月,中新控股非公开发行10亿港元可换股债券,其中华融海外公司认购5亿港元,目前已经到期,中新控股应该赎回可换股的本金和利息;2016年10月,中新控股在黑龙江发起成立中新(黑龙江)互联网小额贷款公司,中国华融国际旗下的上海华融通远持股12%;2017年8月,先锋系旗下的弘达金控向华融发行了2亿元可换股债券。总体看,华融对“先锋系”投资大约20亿元。

再就是银行资金,仅上市公司中新控股就从银行借贷至少15亿元。

700亿的巨额资金流向哪里了呢?

有不少投资人反馈说,网信实际借款人中有大量先锋控制的壳公司,部分公司借款甚至达数亿至10亿。但先锋过去几个月一直坚称借款都是真实的,之所以逾期则是经济下行引发的资产端质量出问题导致。

自媒体人“兽爷”在文章中这样解释先锋的巨大资金黑洞:“实体经济下行使得资产端资产质量出现了严重下滑,抵押品价值缩水,处置难度增大;同时我们遭遇了一些恶意逃债的企业和个人。先锋系的朋友说,2017年以来的几笔重大投资出现了失误。包括2017年收购平安证券,2018年入股绿城中国,大量持股被平仓。2018年下半年,重仓押注比特币的先锋系又迎来了数字货币的暴跌。这带来了上百亿元亏损。”

一句经济下行,轻松抹掉了百亿。

可是,即便文字NB如兽爷者,也没法替先锋说清楚,扣除闭眼亏损的100亿,再扣除200亿元资产,剩余的400亿元资金去了哪里?

网上流传的一份先锋控股的资产清单里,除了数家上市公司、支付公司、小贷公司、租车公司、航空公司外,还有法国酒庄、香港的多家餐厅和中环会所。

据虎嗅网报道,张振新拥有4架私人飞机、数家英国星际高尔夫球场,在其位于香港的办公室和湾仔的私人会所里,张振新将从世界各地买来的名画挂满走廊。

讲真,部分互联网金融从业者的骄奢淫逸足以让地产大佬们汗颜。团贷网创始人唐军被捕后,警方查封了其拥有的2架飞机。此前立案的P2P平台中,大部分老板都被曝光拿着投资人的钱购买豪宅、跑车,甚至跑去澳门赌博。

张振新去世之前,通过诸多渠道转移了多少资产到海外,恐怕没人说得清。但有公开记录的是,张振新在英国收购了多家五星级酒店和度假村。

2013年,张振新斥资上千万英镑收购了英国汉普郡的索恩斯庄园酒店(Old Thorns),该酒店占地400英亩,拥有一个温泉酒店和一座18洞的高尔夫球场。张振新随后斥巨资将酒店房间从80间扩建至160间。

2015年9月,张振新联合新加坡人Phang Yew Kiat以1600万美元的价格买下爱尔兰卡斯尔马特度假酒店(Castlemartyr Hotel and Resort),其中张振新持有该酒店产权的80%。这家庄园式酒店占地220英亩,包括一座废弃城堡。张振新斥资3000多万美元对酒店翻修和扩建,包括修缮高尔夫球场,打造世界级温泉疗养设施等。

值得注意的是,Phang Yew Kiat曾担任先锋旗下中国信贷科技公司的副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卡斯尔马特度假酒店景色

2015年,张振新还收购了位于英国萨里山国家公园的林斯山水疗中心酒店(Lythe Hill Hotel And Spa),该酒店占地22英亩,今年3月,当地政府部门批准了该酒店1300万英镑的扩建升级计划。

林斯山水疗中心酒店外观。

不过,从去年11月到今年8月,张振新陆续辞去了数家英国公司的职务。例如,2019年8月7日,张振新不再担任Lythe Hill Limited公司的董事,接替者是一名叫Kai Jun Soh的新加坡人。

2018年11月26日,张振新辞去了BUCKINGHAMSHIREPARK RESORT (HOLDINGS) LIMITED公司董事,并不再是公司实际控制人。

目前,张振新担任董事的还有两家英国公司:HOME PARK II LIMITED和CHART HILLS (HOLDINGS)LIMITED。

在2019年初,先锋控股资金链彻底断裂前,张振新还试图推动网信控股在纳斯达克借壳上市。如果成功,网信的市值将达到20亿美元。

但是,张振新之死,让这一借壳计划夭折。2019年9月5日,HUNT向美国SEC申请撤回此前提交的注册申请,9月23日,SEC批复同意。

张振新的离开,在先锋官方向媒体输出的悲情文字里,是一个金融创业者不慎失败、搭上身家性命、甚至拖累了自己家族成员的悲情故事。偏偏,没有人记得,张振新此前转移至海外个人名下的数十亿资金;也没人关心那十几万丧失了全部积蓄的普通人,他们,可是没有到香港会所和英国乡村别墅酗酒的经济能力。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
菲律宾申博手机app版直营网 申博游戏手机怎么下载 申博太阳城官方现金直营网 www.3158sss.com 申博游戏登录官网 申博太阳城登入
菲律宾申博开户登入 网上百家乐登入 www.123tyc.com 申博娱乐城直营网 www.sun777.com www.288msc.com
太阳城电子游戏 申博138线上娱乐直营网 申博138官网直营 申博电子游戏 菲律宾太阳成娱乐管理网 菲律宾申博管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