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10月8日美众议院披露针对华为中兴的不信任报告之后,华为中兴事件持续发酵。华为中兴事件的根源到底是有证可查的安全问题还是莫须有的“欲加之罪”?这一事件的背后对中国企业在海外有着怎样的警示和启示?业界对此深表关注。

10月17日,由中国“数字论坛”、互联网实验室、博客中国共同主办的“华为中兴事件的警示与启示”研讨会将在京举行。博客中国创始人方兴东、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姜奇平、《21世纪商业评论》执行主编吴伯凡、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吕本富、知名通信专家项立刚等众多业界专家学者等近距离互动,激烈讨论华为中兴事件的台前幕后。【详细】

独家推出:美国国会针对华为中兴调查报告中文版全文下载
数字论坛(第101期):华为、中兴事件的警示与启示 会议资料册料
 
  专家观点
 

方兴东:美国和思科在价值观上的失守是本次事件最大的失分

华为中兴事件对美国对思科来说,在价值观上的失守是最大的一个失败。创新,开放、公平、平等这些价值观一直是美国企业家精神,美国硅谷精神也是互联网精神,也是美国和美国高科技企业在过去几十年来能够在全球领先的一个根本保障,如今正在逐渐丧失。中国企业未来可以扛起这个大旗。华为和中兴事件是美国衰落的一个标志,当美国在高科技领域不得不依靠冷战思维和政治手段简单粗暴保护的时候就说明美国的衰落已经进入了一个比较深层次的阶段,这也是思科跌下产业领导者地位的一个转折点。[详情]

     
     
 

吕本富:用冷战思维思考华为思科之战

如果按照冷战思维来说,我们知道在冷战上有两个很著名的,一个叫做第一岛链,一个叫做第二岛链,我们觉得在贸易领域,如果套用这两个岛链的概念,也应该有第一链条和第二链条。第一链条,美国人可能想防止中国的无品牌的劳动密集型的商品,现在看来根本防不住,它从哪儿防也不可能。现在它的贸易中的第二岛链是不是想防我们的高科技的有点技术含量的这些设备进入美国市场,因为这是它的核心。所以我们说,如果从第二岛链的技术岛链角度来看,美国人恐怕是要死防的,因为第一岛链它可以失去,第二岛链是它从安全角度最看重的地方,第二岛链再失去实际就是美国本土了,所以从它要的安全空间角度,从贸易领域解读是它要守的。[详情]

     
     
 

吴伯凡:华为中兴代表竞争力 未来需进一步提高

鼎盛时期我们去看过,思科的LOGO是旧金山大桥,思科英文就是桥,是整个世界的桥,互联网怎么连起来,是通过一个一个桥联接起来的,核心就是思科是为整个数字世界造桥的一家公司,所以它应该是最有钱的公司,走在那儿的喷泉,到处都是思科的LOGO。这十年来,那么强的企业每况愈下,基本的路子都开始走错了,原有的东西守不住,几乎没有什么新的产品,推出的东西都是一些非常贵、非常不实用的比如什么网帧等等,贵得离谱。这家企业的衰落,没有华为、中兴跟它竞争的话,它自己也会衰落,比如爱立信对它的挤压也是很明显的。中国在这个时候出现了一批这样的企业,这让美国尤其是在所谓的中美共治时代,他们就觉得很心慌。关键不在于现在,十年以后是什么样子,真的很难说。[详情]

     
     
 

王俊秀:华为思科之战,在全球博弈时代做一个反省

十年前是2G到3G,目前是3G到4G,所有这些变化导致了现在这个事件的出现。所以我的结论是还是信息社会的治理危机,十年前是比较单纯的,是简单的技术标准之争,十年之后的今天是技术标准、企业竞争、国家战略和经济转型的多重因素的综合角力的产物。所以现在我们分析这个东西就变得非常复杂。这个里面又有政府又有学理又有司法,是多重的,我们不能谴责任何一个单一元素,所有的元素都应该反省,美国政府、中国政府、美国企业、中国企业甚至这些消费者个人,我觉得都应当在复杂的全球复杂博弈的时代做一个反省。[详情]

     
     
 

石述思:我们的政府为何不能为华为、中兴“亮剑”

美国明火执仗的玩阳谋,跳出来帮助自己的思科公司进行这场战争,我们的政府为什么不敢明明白白的跳出来帮助华为、中兴。政府的牌有两种打法,一种打法是先打,在扶持你成长过程中,我的牌已经打给华为、中兴了,而在美国这个自由市场经济的社会里,思科在成长的过程中政府没有打牌,等牵扯到跨国贸易竞争的时候,它的牌叫“亮剑”,就是这么一个困境,中国打牌不落更多的口实吗?但是这场战争输不起,如果我们想赢得战争,短期看我们是有很多反制措施,比如联合俄罗斯,我们也提到了收拾思科,我们还提到了可以再找非洲朋友谈谈,短期内我们有这招,但是从长远上是不是应该按照WTO框架下的现代公司治理结构完成对华为、中兴的重塑。[详情]

     
     
 

胡钢:华为中兴成“国家敌人”值得骄傲 未来将更透明

将近十年前,当时思科对华为提起这么一个知识产权的诉讼,虽然双方和解了,这只是一个美国企业将一个中国企业视为敌人的故事,十年以后应该说是美国众议院,我觉得可以约等于美国国家将另外一个国家的两家企业通过这种报告的形式,把它列为敌人,因为它明确说美国政府或者说美国政府的工程承包商不得采用这两家中国企业的设备包括零部件。从这个角度来说,这个事件本身应该说不是华为、中兴的耻辱,而是他们的光荣。虽然这个报告可能会引起美国市场暂时或者是一段时间甚至永久性的对中国这两家企业的关闭,但很可能意味着整个世界市场的打开。[详情]

     
     
 

项立刚:华为中兴市场广阔 中方可考虑反制

至于我们要按照美国人的标准,美国人要求我们怎么做,我们是不是要更透明、更公开之类的,当然我们也应该做,但是按照美国道理是没有用的,我们按照他们的标准去做是没有可能的,以前第一步是怎么搞我们,是知识产权,第二步是反倾销,第三步是国家安全,还有没有其他东西?会有的。企业要怎么办?打官司?它不是打官司,它是调查,它要调查你就调查你,它不调查你你没有任何办法,而且这个事情没有任何结果,它现在怀疑你你就没有办法,企业是没有办法的,只有国家反制。[详情]

     
     
 

李玉昆:美国给自身的成长及价值观走向开了岔路

从这样一个事情我倒是觉得不要把它看得太重,可能对个别的企业来说进入美国市场暂时受挫,但实际上这两个企业进入美国市场也只是刚刚开始而已,以后的情况怎么样也还很难说。另外对于美国国会这样一个委员会,其实也只是代表美国国内一部分人的声音,不能够代表美国社会所有的声音。当然,在它的利益上很可能它并不一定希望中国企业进来的,但是我们也要看到从长远来看,美国这次这样的一种做法虽然暂时阻止了中国企业对它的企业的一种竞争和威胁,但是从长远来看对它自身企业的竞争力和成长我觉得是一种削弱,对它自身国家的成长乃至于价值观的混乱方面都是从某种程度上是很不好的一个先例,开了一个很不好的头。[详情]

     
     
 

司马平邦:美国对华为事件的封闭性,是一种对自由主义的耻辱

这次我也很吃惊,我觉得美国对华为这件事情上它的封闭性、保守性实际超过了很多网络上认为的朝鲜,这也是一种自由主义的耻辱,这个方面中国倒是可以说的。我相信中国的媒体不会用这种方式来攻击,我们一到这个地方就绕过去,我觉得比朝鲜对于中国企业残忍得多,对中国企业进行这样的调查和侮辱。[详情]

     
     
 

吴法天:我们应该警惕美国的双重标准

方兴东博士的报告我感觉印象深刻,他提到了华为的开放和创新,说到了思科的封闭和守旧,这是一个很强烈的趋势。中国企业的崛起,以华为企业为代表的中国企业走向世界的崛起让美国感到害怕,因为它对于一个强大的东西会感到害怕,如果这个企业对它没有威胁,它不会感到害怕。从这一点我感觉这其实应该是值得高兴的事情。我认为华为是中国企业走向世界的一个骄傲。我觉得有些人可能比美国人还在乎美国的利益,这就是冷战思维,美国的双重标准在这个事情里表现得非常淋漓尽致的。我觉得在这个方面我们应该有所警醒。[详情]

     
     
 

董正伟:建立完善的国际市场竞争制度,用法律手段保护国内企业

我们的经济发展不可能超越一个国家的政治,超越国界、超越政治的经济文化是不存在的,在这样的背景下,作为核心的通信产品进入任何一个国家的政府和关键领域的时候都会受到一些担忧,同样我们也有理由对于微软和英特尔的产品产生同样的疑问,我们国家的执法机构、国家安全机构包括信息产业机构也可以同样对这些产品采取同样的调查措施,作为一个回应的话,我们完全可以这么做的。[详情]

     
     
 

染香:中国企业加强自身在全球的软实力尤其重要

我们能做的事情是什么,我觉得我们可以不分左右,我们有一个大的共识就是我们要真的能看见中国和中国的企业的影响力是在扩大,我们是在变强大,至少我们可以不去唱衰中国,这是我们一个大共识。一些西方媒体都可以通过舆论媒体的方式去影响中国企业,让中国企业变得很被动,为什么我们不可以去帮助中国的企业,至少让全球的人民能看见事实的真相。还有一块,我觉得作为中国企业,其实也要想到美国政府的权力的影子短期内消失掉是不现实的,中国企业一定要在全球塑造自己企业的软实力是非常重要的,通过舆论或者公关策划的手段,一定要加强自己在全球的软实力的影响力。

     
     
 

叶匡政:保持开放心态,勿入美国大选游戏

美国企业包括Facebook、Google都有政治行动委员会,直接给政府捐款,今年成立了超级的政治行动委员会,可以无限制捐款,前提是你不能给政党或者政党候选人的口袋,你可以为他做各种推广,我觉得即使调查美国跟国会的关系,我相信这一切在美国的政府也是非常透明的,或者你调查Google或者微软,如果中国有某个资料证明Google或者思科跟政府有任何关系在美国也会成为头条新闻。对于这种调查,因为中国加入WTO,市场经济这么多年了,还是应该抱着更加开放的心态,我个人认为这是一个偶然事件,因为罗姆尼不断针对中国打牌,这个时候在大选的特殊关键时候,美国国会抛出这个调查,据说还有第二轮调查,奥巴马政府一直相对来讲对中国政府还是非常友好、宽容的,这个其实只是大选的一个偶然因素,可能在大选过后无论哪个上台,政策还是会有所转变的。我觉得只是他们选举的正常游戏。[详情]

     
     
 

仲大军:拼搏精神决定中国企业必将崛起

中国人都要变懒吗?也要增加休假吗?那不行,我们跟人家的差距还太大了,我们的穷人还太多,还要拼命的人太多,这就是最根本的问题。这就是为什么中国在当今世界上如此有竞争力的根本问题。中国人都有参照系,西方人都住着洋房大别墅,中国人这么穷,我们能甘心吗?你们在座的青年一代崛起了,哪个不是玩命的?这一点就是令世界恐怖。不管怎么解决问题,我感觉最终归属到这样一个发展中崛起的国家,我们这样一种文化洁身,我们如果把党委去掉,或者把什么什么文化去掉,把中国的企业怎么改造,中国企业会怎么样?我想它会放弃拼搏奋斗的精神吗?也不会,这是中国的传统和性格决定的。[详情]

     
     
 

杨佩昌:华为、中兴在美国受阻的积极意义

换个角度看,华为、中兴两个公司在美国的遭遇也有其正面的意义。首先,说明这两个公司已经相当强大,受到了美国人的重视。其次,利用这一事件对自身进行反省,该透明的一定透明,该规范的要规范,该剔除出去要毫不犹豫,这样不断苦练内功,才能强身健体同时赢得他人的尊重。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华为中兴在美国受阻,也不一定完全是坏事。把危机转化为机会,考验着企业领导者的智慧和能力。[详情]

     
     
 

吴其伦:华为中兴进入国际市场靠的是高品质和核心价值

首先从企业层面来讲,我不主张华为、中兴以非常强硬的姿态来应对美国联邦委员会提出的相关举措,还是应该从侧面打一场人民战争,应该把重心定位于针对美国民众,当然对政府也要做出一个姿态,要做出一个我们华为、中兴既然要到美国市场,我就得遵守你们的游戏规则,会配合你们的调查,至于说我在之前调查过程中所出现的让你们产生我们没有配合或者什么状况的事件,我做出解释,做出应对,这不应该是华为、中兴在美国市场立足和发展的重点,最重要的应该是针对美国民众,利用媒体的宣传优势,快速的在美国树立责任企业的形象,我们华为、中兴到美国来,靠什么?靠的是高品质的产品、高品质的服务,以及我们的核心价值。[详情]

     
     
 

洪烛:美国失责于未事先制定好贸易标准

现在美国倒是没有定义这个标准,一开始和中国做买卖就可以有要求,比如说你派驻中国公司在那儿的,可以不允许有中共党员,如果公司里有中共党员,就有党支部这些东西,根据党章,美国可以先制定好这样的标准,中国公司里不允许有中共党员就不会出现这些事件。同样这个也是责任在美国,它没有把标准定好,所以出现这些事情之后,所以美国本身也有一定的责任,它如果定下这个标准,这个企业仍然有党委的存在那就是中国的责任。这也说明中国和美国做买卖都是摸着石头过河,就像中国的文学和诺贝尔文学奖也是摸着石头过河。

     
     
 

何旭:我们也应该警惕在华美国企业存在的安全问题

美国一直在叫嚣说政府不要过多干预企业的运转,实际上美国自己就这么做的,无论是这次对华为、中兴的调查也好还是现在闹得比较热的中国光伏产业的问题都是这样,它让别的国家政府不要参与企业的管理,但是美国自己又是这么做的。中国其实在这方面应该向美国学一学,无论是苹果也好、英特尔也好,甲骨文也好,都是美国的企业,特别是美国,美国是完全封闭的无论它的系统、硬件都是,会不会对中国的一些政府里面的机密资料产生问题,因为我知道的是中国军方所用的无论是计算机硬件也好还是操作系统都是自己开发的,但是现在政府部门包括各大部委、地方政府使用的操作系统都还是微软的。这块是不是也涉及到了美国所说的国家安全问题,中国是不是可以在这方面反制一下美国。

     
     
     
  现场图片
   
         
   
         
   
         
 
 
嘉宾介绍
     
 
 
 
方兴东
 
  中国博客教父 博客中国创始人 WEB2.0倡导者。出版著作《IT史记》、《起来——挑战微软霸权》等。  
     
 
 
 
吕本富
 
  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中国企业管理研究中心副主任、中科院研究生院管理学院副院长。  
     
 
 
 
吴伯凡
 
  《21世纪商业评论》执行主编、21世纪报系企业公民研究中心主任、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实事观察员、节目主持人、数字论坛成员。  
     
 
 
 
王俊秀
 
  中国互联网事业的肇始者,国内首家互联网咨询机构互联网实验室联合创始人,曾与方兴东合著《IT史记》四卷,《起来--挑战微软霸权》等。  
     
 
 
 
石述思
 
  著名学者  
     
 
 
 
胡 钢
 
  中国国际经贸仲裁委员会网上争议解仲裁员,中国互联网协会互联网政策与资源工作委员会学术专家,北京市潮阳律师事务所律师、北京大学法律硕士。  
     
 
 
 
项立刚
 
  中国通信业知名观察家  
     
 
 
 
李玉昆
 
  北京人民广播电台主持人  
     
 
 
 
司马平邦
 
  职业时政评论人、影视/文化评论人、娱乐策划人、专栏作家。  
     
 
 
 
吴法天
 
  中国政法大学证据科学教育部重点实验室研究人员,疑难证据问题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副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  
     
 
 
 
董正伟
 
  北京市两高律师事务所律师,公益维权律师
 
     
 
 
 
染香
 
  著名微博客
 
     
 
 
 
叶匡政
 
  著名诗人,学者,文化批评家  
     
 
 
 
杨佩昌
 
  著名媒体人,中国商业联合会认证专家,名家讲坛特约系统领导力专家  
     
 
 
 
仲大军
 
  北京大军经济观察研究中心主任  
     
 
 
 
吴其伦
 
  著名的财经评论人  
     
 
 
 
洪烛
 
  中国文联出版社文学编辑室主任  
     
 
 
 
何旭
 
     
 
相关专题
美国国会调查报告全文发布和解读
思科华为十年之战——开放创新VS封闭守成
美国国会为何发难华为、中兴特别论坛
微访谈:华为中兴的美国劫
美国会打压华为中兴事件研讨会
中国搜索市场垄断破局与变局破冰
微访谈:百度360搜索攻防战背后故事
菲律宾申博娱乐管理网视频访谈:名博纵论3百大战
360 vs QQ 用户隐私之争
百度推开平台 即搜即用引公平质疑
商务部二次表态调查阿里巴巴垄断
《反垄断法》首撼央企,电信联通宽带垄断证据大曝光
互联网时代的隐私挑战研讨会
中国封面:宽带反垄断观点大交锋
京沪联席——纵论中国互联网垄断
反盗版 反垄断——中国软件如何跳出微软阴影
 
 
联系我们
主编邮箱:editor@菲律宾申博娱乐管理网 www.2233133.com
版权声明:博客中国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出品:博客中国荣誉出品
设计制作:杨霞
本期编辑:刘莹
制作时间:2012-10-18
  评论区
 

© Copyright 2001 - 2014 菲律宾申博娱乐管理网 www.223313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B2-20100256    京ICP证120511
客户服务热线:400-101-8080

www.91tyc.com www.8181msc.com 申博真人娱乐登入 菲律宾太阳网娱乐登入 百家乐微信支付充值 申博娱乐网直营
www.msc66.com 申博太阳城在线即时到账 申博手机版下载客户端直营网 申博管理网直营 188申博直属现金网登入 申博太阳城亚洲登入
申博电子游戏官网直营 申博真人游戏直营网 申博直营网 菲律宾太阳网上娱乐登入 菲律宾申博太阳网城上娱乐 申博开户平台登入